[欢囍冤家](31-33)作者:流泪的阿难陀-都市言情 
首页  »  都市言情  »  [欢囍冤家](31-33)作者:流泪的阿难陀
[欢囍冤家](31-33)作者:流泪的阿难陀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轮官网:www.19AV.vip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3660


            第三十一章o双层防护

  从海滩回来的这天晚上,志明又遭遇了司空见惯的滑铁卢。

  「唉……」他叹了一口气,这一次又是三分钟,「状态怎么就这么不稳定呢?要是在忍耐一会……能突破十分钟也好啊?!」他郁闷地想。

  也许是因为在海水里撸了一把,志明觉得浑身提不起劲来,躺了一会又爬起来,摇了摇春娇的肩头说:「来啊!再来干一次吧!」

  春娇迷迷糊糊地哼了一声,动也没动一下,「睡着了?」志明将伸到鼻子前面探了探,匀细的鼻息吹打在手背上,「每次都这样!不满足就赌气睡觉,可是……这能怪她吗?我要是能找到什么办法持久作战就好了!」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躺在女人背后合上了双眼。

  第二天下班的时候下着瓢泼大雨,公司的同事一个个都撑着伞走了,志明忘了带伞,站在大门口看了看天,那雨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下得越发的来劲了,「该死的鬼天气!下这么大的雨,要是冒雨跑到对面的地铁站或者公交站去,浑身准得湿透了!」他急得直跺脚。

  「嗨!阿明……」一个熟悉的声音钻进耳朵里,春娇撑着一把柠檬黄的雨伞踩着乱溅的水花朝志明走来。

  「你真是太好啦!怎么想起来接我呀?」志明喜出望外地说,春娇真是个贴心的媳妇啊!

  「我不来,谁来?!」春娇笑吟吟地从纸袋里拿出一把伞来递给他,「拿着!每次都这么粗心,都说过多少次了,晴带雨伞饱带干粮嘛!咱们回家……」
  志明接过伞来,却不打开,「我还是……跟你同撑一把伞好啦!」他说,又把伞塞回了春娇的纸袋里。

  「嘻嘻,也不错……」春娇伸手将他拉到身边,挽着他的手走出了公司大楼,雨点似乎见不惯两人如此较轻,发怒似的打在伞盖上噼里啪啦地响,「呀!你的袖口,被雨淋湿了一点啦!」春娇心疼地说,从腰上环过手去将志明紧紧拥在身边,穿过雨林遮蔽的天桥往地铁站赶。

  要是离家不那么远,志明情愿就这样冒雨走回去,只要能这样拥着她。地铁站里的候车台上,挤满了等车的人。

  「刚开始相亲那会,手都不敢握一下,现在每晚都同床共枕……」志明心想,看看偎在身边的春娇,裤裆里不知不觉地活动起来,地铁一到站,他便忙不迭地钻了进去,没人注意到那隆起的地方。

  地铁呼啸着往前行驶,不一会儿就到了站。两人从地铁口出来,雨小了很多,稀稀拉拉地往下掉。到了门口,春娇伸手到纸袋里去掏钥匙,突然叫了一声,袋子里的东西哗啦啦地掉落在地上。

  「糟糕,袋子被雨淋湿……坏掉了。」春娇嘀咕着,连忙弯下腰去将凌乱的东西捡起来拢在怀里,「要是刚才……我用两个纸袋套起来就不会这样啦!」她说。

  「两个纸袋?!两层……」志明突然灵光一现,猛地一拍脑袋兴奋地说:「对了!那样不就可以了?」一边将春娇推进屋里来。

  「神经!你干嘛呀?」春娇将怀里的东西放到桌子上,一回头看见了志明红着双眼,先就吓了一跳:「咦?怎么突然想要……」她惊慌地说。

  「晚饭等下再吃!」志明扑过去,不由分说地将春娇拦腰抱起来,径直往房间里走,「今天我一定能行!我刚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他信心满满地告诉春娇。
  「真的假的?!」春娇不太相信,却自觉地褪光了身上的衣服,叉开雪白双腿迎接他。

  志明只想尽快拉开战场,连乳房也来不及招呼,直接把头埋到喷香的胯里一阵狂舔。

  「你害饿痨病啦!嗯……嗯嗯……」春娇不太适应这种直奔主题的方式,却有挡不住肉穴里的奇痒,一时两腿大开,歪转着臀部往志明嘴上拱动,不大一会,就啊啊大叫起来:「行了啦!行了啦!快来……」

  志明没想到会这么快,赶紧翻下床来,背对着春娇鼓捣了几十秒钟,一转身嘿嘿地笑:「看我的双重保险套!」分开两腿就压了上去。

  「啊——」春娇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肉棒就填满了饥渴不堪的肉穴。
  「果然没多少感觉……」志明欣喜地想,一边踢踢踏踏地抽送起来。就跟他预想的一样,肉棒套上两层避孕套之后,肉穴里就不再那么火热烫人,变得温吞吞的了。

  「嗯啊……嗯啊……」春娇紧紧地抓着他的臂膀,两条腿像翅膀一样地扇动。五六百下过去了,志明还生龙活虎地抽送不停,「难道这个方法真的管用?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呢?」她奇怪地想,就着抽插一下一下地迎凑上去,撞得水涟涟的胯里啪嗒啪嗒直响。

  十分钟过去了,肉穴里的淫水犹如窗外的雨水一样,淅淅沥沥地流个不停。志明一时信心大增,肉棒在肉穴里激烈地进进出出,直插得春娇心花怒放。
  「哇啊……哇啊……真是太棒了!」春娇尽情地欢呼着,两条腿紧紧地绑在志明的腰上,「这种速度,这种力度,要是能一直干下去,阿明就要破纪录了!」她满心期待。

  「哈——哈——哈——」志明大口大口地喘,肉穴里渐渐升温,他也感觉到了这一点。「对了,是不是姿势的问题呢?平时都是败在这种姿势上……也许,该换换别的姿势就好了吧?」他这样想着,便即刻行动,挣脱了春娇的怀抱直起上半身来。

  春娇正在兴头上,见志明起身,还以为他又撑不住了,张牙舞爪地来抓:「不要啊!不要……」

  「别急!让我想想……」志明犯了难,看过了这么多的AV片,见过的姿势不下三十种,「但是要用那种姿势才好呢?」他在脑袋里飞快地搜索者。

  春娇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急得哇哇直叫:「抽啊!抽啊!干一半就停,到底怎么回事嘛?!」

  「好好好……来吧!」志明掀起两条白生生的大腿来扛在肩上,摇摇头又放下来:「不对,这样不对!到不了后面……」他自言自语地嘟咙着。

  肉棒还插在肉穴中,拗得肉壁上又麻又痒,「到底想做什么啊?!」春娇颤声说。

  志明也不答话,屁股往后一缩,啵的一声响,将肉棒生生扯了出来。

  「呀!不要……」春娇心里空落落的,急得直叫唤。「戴着套子你还怕什么?直接射在里面不就……」她话还没说完,志明早抓住了她的脚踝一提一翻,扑面便爬倒了床上。

  志明低吼一声,扑上去压在春娇的后背上,将肉棒在股缝里乱捅乱戳,「怎么……这样难进啊?」他嗫嚅着说,急得满头大汗。

  「等等!不是这样……」春娇到现在终于弄清楚了,志明要玩的是后进式呢!「尽插我的屁眼!那里能插得进么?!」她娇声嗔道,从志明的身下挣脱出来,爬到床头上跪着,双手扶住了床板,将白花花的屁股翘了起来。

  「嘿嘿!就是这样子!」志明跟过去,掰开肥嘟嘟的屁股瓣瞅了一眼,红肿的肉团上绽开了一道粉亮亮的沟口儿,像张嘴巴似的蠕动着。

  「不要看……要干就干……」春娇晃晃屁股催促道,这个姿势真让人难为情,像只狗一样爬着,肛门和阴唇都被志刚看了个清清楚楚。

  「急啦?」志明得意地问,结婚这么久,他们很少用这么淫荡的姿势干过。当下便端着肉棒抵在那裂的肉馒头上,龟头轻而易举地陷落进去了。

  「噢……」春娇痛苦地哼了一声,扭转头来,眉心皱成了一坨,「有点疼啊!你要轻点进……」她说。

  「嗯!」志明点点头,双手掌住丰满的肉臀,蠕动着屁股缓缓地往前推进,「咿呀!好紧呐!」肉棒寸步难行,他心里十分着急,猛地一挺腰。

  「呜哇——」春娇哀嚎一声,昂起头来迷乱地甩着一头长发,肉穴里又胀又痛。

  「嗯呀……真爽……」志明双手紧握住女人的肉臀,浅浅地抽送起来。
  说来也怪,志明这样一动,肉穴里的胀痛感便即刻消失了,一股麻烦的感觉开始明晰起来。

  「嗯哼……嗯哼啊……」春娇低低地呢喃着,摇晃着臀部缓缓地迎凑过去。
  淫液越搅越多,抽送时发出啧啧的声响,就像猫舔面盆一样,肉棒根部堆了一圈白白的沫子。

  志明的那双大手闲不住,在那面团一般的肉臀上又抓又捏,白嫩嫩的皮肉伤便现出红红的印痕来。

  肉棒越来越坚硬,把整个肉动撑得满满当当的,粉亮亮的肉褶被扯动着翻进翻出。

  志明抽了一会,俯伸贴水蛇般扭动的脊背上,一双手绕到前胸上,满满地握着那对晃荡的乳房不停地揉搓,本来就丰满的乳房越发地鼓胀了,就连那两枚细小的乳尖儿也变得硬硬的糙手。

  也许两层套子真的让肉棒的感觉变迟钝了,志明干了十几分钟,那种感觉还是迟迟不见到来。

  「呜呜呜……」春娇呜咽着,扭转那张红扑扑的脸来央告道,「阿明……我快要受不了啦!」

  「好哩!」志明见她就快到了,马上抖擞起十二分的精神,没头没脑地抽送起来。

  「啊啊……啊……」肉穴里畅快无比,春娇昂着头大声地叫唤着,一颗头甩得像博浪鼓一般,「爽……爽死哩!干……干死我啦!」

  志明挽着春娇的长发,活如一个牧马人紧紧地挽了骏马的缰绳,任由肉棒在女人的身体里尽情地驰骋。

  「噢噢……噢……」春娇闷哼着,凹着腰肢挺着臀,一次次迎合着志明的抽插,噼噼啪啪的浪响声在胯下响起来,回荡在温暖的房间里。

  志明低吼声声,没天没日地抽插着,脑门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他感觉到春娇的身体渐渐变得僵硬,一股气流开始在小腹下鼓荡起来。

  「天啊!天啊!我要死了……」春娇嚎叫着,上半身直挺挺地往后仰过来,「给我!给我!……」她歇斯底里地喊,肉穴里一阵阵地抽搐。

  春娇的叫喊声戛然而止,一股滚烫的淫液迸发出来,咕嘟嘟地浇灌在龟头上,志明大叫一声,猛烈地一送到底,抵在肉臀上尽情地喷射。

  两人就像刚淋了一场大雨,浑身汗涔涔地叠压在一处,嘴里呼哧哧地直喘气儿。肉棒萎退着,渐渐地从稀烂的肉穴里滑脱出来,却依然抖颤不已。

  「阿娇!这样……满意了吗?」志明抚摸着女人滑溜溜的肩头说,多亏了两层保险,他终于突破了三十分钟大关,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啊!

  「嗯……就会耍小聪明!」春娇浑身酥软,懒洋洋地回答道,「不过……下一次,我们还是不要用这样的姿势了,好羞人哩!」她说。

  志明正在舔着她咸津津的耳垂,愣了一下,问道:「怎么啦?不喜欢吗?!」
  「不是啦!我只是觉得……」春娇摇了摇头,吞吞吐吐地说:「……觉得有点勉强,有点不习惯。」

  「噢?」志明心里不禁泛起一丝淡淡的失落,都干到高潮了,春娇还在挑剔,究竟要怎样才能完美啊?「我们都是老夫老妻的了,怎么会不习惯呢?」他问道。
  「我也不知……」春娇拱了拱屁股,将志明从后背上掀下来,盯着他的眼睛说:「你想想,我趴着的样子,是不是像只狗呢?只有动物才那样做呢!」
  「唉!原来是这样啊!」志明恍然大悟,「可A片里都是那样干的呀!」
  「A片是A片!那都是教人学坏的,我就是不喜欢你这样子!」春娇嘟着嘴说完,转身背朝着他躺下了。

  「唉!又来……」志明苦笑着,每次春娇生气时,都是这样背对着他睡去。「不用这样嘛!你不喜欢,我们还可以换别的……」他摇了摇她,讨好地说。
  「下次再说啦!我要睡觉了,好困……」春娇迷迷糊糊地嘟咙着,几十秒的工夫,均匀的呼吸声便响了起来。

  「又睡着了!」志明失落地想,毫无疑问!作为妻子,春娇是完美的!「可是……除了这种姿势,还能用什么姿势满足阿娇呢?」他试图找到一种既不羞耻又带劲的姿势,苦苦地回想着AV里的那些画面,不知不觉地合上双眼,抱着美丽的天使向绚烂的未来睡了过去。

         第三十二章o当着姐姐的面亲身示范

  「最近怎么样啊?!」在公司里,阿奎不怀好意地凑过来捉弄志明,「你那美人儿媳妇啊!大奶子、细腰杆……干得嗨皮不?真是羡煞人也……」

  「有必要说得这么明白吗?!」志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还好别的同事没听见,要不准有围上来了。

  阿奎那张大嘴依旧刹不住,继续恬不知耻地说下去:「要是我就好啦,每天干得她死去活来的……」

  「你这烂人!」志明哼了一声,生气地打断了他,「你歇歇吧!我还有好多事情没处理呢,等下了班,请你喝酒怎么样?拜托啦……」他知道阿奎是个酒鬼。
  「一言为定哦!」阿奎一听有酒喝,登时住了嘴,乖乖地坐回岗位上去了。
  下了班,志明遵守承诺,和阿奎一起钻进了公司附近的一家地下酒吧里,准备稍微喝点就走。

  「呜呜呜……」灯光幽暗的吧台前,有个女孩爬在吧台上一边喝酒一边啜泣,喝两口酒就打几个饱嗝儿,再哭几声,又继续喝,模样儿甚是滑稽。

  「大概又是失恋了吧?」志明心想,这种醉鬼他见得多了,一时也见怪不怪,走到吧台前把一张一百元的票子递给收银员:「给我们开四瓶啤酒!」

  「姐夫!」旁边的女孩突然大叫一声朝志明扑过来,将两人吓了一大跳。
  志明闻到了满身的酒气,本能地将她推开,看清楚后失声叫道:「咦?!曼曼!你怎么在这里?!天天喝酒……都醉成这样啦!」

  「姐夫……真巧啊!阿光又出去乱搞啦!我不来这里还能去哪儿……」曼曼打着嗝儿,摇摇晃晃地就要倒下去,志明赶紧将她扶回座位上,「你……你不是正人君子么?怎么也来这种地方?」她摇晃着脑袋,拉着志明的手说。

  志明张口正要回答,阿奎插进来说:「喂!真不仗义,也不介绍一下,这美女是谁呀?」

  「我小姨子嘛!亲的……」志明红着脸说,慌慌张张地将偎在肩上的曼曼推了推,谁知曼曼索性搂住了他的脖子,笑嘻嘻地对阿奎抛媚眼:「嗨!我叫曼曼!」
  「哎呀!」阿奎心里咯噔一下,见两人亲密得很不一般,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地责骂志明说:「你可真混蛋呐!连老婆的亲妹妹也一锅端啦!」

  「放屁!」志明脸红脖子粗地回击道,「别血口喷人啊!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就你这点出息……」曼曼伸根指头在姐夫的额头上戳了戳,唾沫星子溅到了志明脸上:「就是我脱了裤子让你干,你有这胆上我么?!」

  「不……不是这种问题啦!」志明无端端挨了一顿抢白,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地难看起来,还要侍应生端上酒来了,「快喝酒!喝酒……」他说,试图挽救这尴尬的场面。

  要是没有志明在,阿奎这个色中饿鬼肯定轻容易地就得手了。志明又要了两瓶啤酒,流瓶酒三人喝,很快就喝得涓滴不剩,志明和阿奎微微地有了醉意,曼曼早就烂醉如泥了,一个劲地吵嚷着还要喝。

  「看这样子,今天是不行了,改天在请你喝吧!」志明歉意地对阿奎说,连推带拉地将曼曼从酒吧里弄出来,塞进出租车往家赶去。

  在车上一颠簸,曼曼吐了个稀里哗啦的,「真是抱歉!我妹妹酒品不好,将座位给弄脏了。」志明点头哈腰地对司机说,递过去二十块的小费作为补偿。
  「没关系的啦!用水洗洗就好……」司机大方地说,将志明的手推了回来,看看斜挂在志明肩头上的曼曼,意味深长地说:「我可是过来人,什么事我一看就知道,下次别跟我说是你亲妹妹,说表妹要好些!」

  「不是啦!好人……」志明忙将曼曼搂在背上,贼也似的逃进了小区里。进了公寓楼就安全多了,出了电梯又要背,挨到门前时志明累得大口大口地直喘气,曼曼从背上跳下来可劲儿按门铃:「姐姐!姐姐!我们回来啦!」

  春娇刚做好饭,围裙还没解下来就跑来开门,一打开门傻了眼:「怎么?你们……」所有那些乱七八糟的猜想全都涌到脑子里来,都不知该说什么了。
  「我下班……在路上……遇上的!」志明走进门来,一边气喘吁吁地解释,「要不是天意让我撞见,不知道哪个色狼又捡了个大便宜呢?!」

  「真是的……」春娇咬牙缺齿地说,将妹妹拉到身边来推搡着:「曼曼!是这么回事吗?!」曼曼闭着眼,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把春娇都搞糊涂了:「到底……是还是不是嘛!」

  「是!」曼曼诡异地笑了笑,翕开一道眼缝儿看见姐姐鼓鼓的胸脯,便捧在手里嘿嘿地笑:「好……好大的奶奶!都是姐夫的杰作吧?」

  「呸!」春娇啐了一口唾沫,撇了妹妹走回沙发上坐下,气呼呼地的说:「你这见奶就摸的臭习惯,也不改改!」

  「嘻嘻……改不了啦!谁叫咱……咱女人的乳房都这么可爱?」曼曼对着姐姐做了个鬼脸儿,蹒跚着走到冰柜前拉开冰柜门,鬼鬼祟祟地瞅上瞅下,翻出两瓶高度白酒来冲着姐姐扬了扬:「我还要喝……」

  「喂喂喂!那是我做菜用的料酒,你也要喝吗?」春娇慌忙奔过去夺,却屡屡扑空。

  志明担心酒瓶掉到地上碎了,难免要割伤人,赶紧将春娇拉开劝道:「你就让她喝嘛!喝完了就睡,这是在咱家里,又不是大马路上……」

  「唉!这小妮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春娇哀声叹气地嘟咙着,向妹妹招了招手:「过来!菜都是现成的,我们陪你一边吃菜一边喝……」——春娇喝白酒是一杯就倒的,可是为了帮妹妹喝一点,她豁出去了。

  三人围着桌子便喝边吃,曼曼喝道酒浓处,一把眼泪一把地诉起苦来:「你们给评评理,男人究竟要怎么样?我对他那么好,他还是要出去搞外遇?!」
  「啊!前一阵不是刚和好吗?」春娇惊讶地说,她还以为阿光那小子回头是岸了,「那现在要怎么呀?!重新找一个代替?」她问道。

  志明在酒吧里就有些微醉,几杯白酒下肚,摇头晃脑地嘟咙着:「唉!男人怎么搞外遇呢?不可以……不可以搞外遇的啊!」可能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的什么话。

  两瓶白酒喝完,三人都醉了。桌子上杯盘狼藉,春娇趴在沙发上乜斜着醉眼,曼曼和志明则东倒西歪地坐在地板上。曼曼喝得最多,醉得最厉害,挥舞着双手大声地宣布道:「我好想好想做爱!」

  「喂喂喂!要不要这么饥渴啊……」春娇有气无力地喃喃着,头像有千斤重,一直往下坠。

  「人家都有四天没做爱啦!整整四天啊!」曼曼亮出四个指头,在两人面前摇晃着。

  「平时做得太多了,几天也无所谓啦!」春娇努力地睁着两眼去数那指头,总也数不清。

  「去!」曼曼冷笑了一声,连讥带讽地问姐姐:「你天天和姐夫干,知道高潮是什么感觉吗?就是……爽到要死要活的那种感觉,有过吗?!」

  春娇愣了一下,她可经不起着这种咄咄逼人的语气,红着脸嗫嚅道:「我……我不知道……」——被志明干到淫水直冒倒是有过几次,也没有要死活呀!
  「难怪你会这样说……」曼曼越发得意起来,掀开大腿上的短裙的指了指下面:「女人啊!只要是品尝过这滋味的,难保这里会痒痒……」

  春娇吓了一跳,连声责备道:「喂喂喂!你怎么可以这样不知……不知道害羞啊?!」

  「嘻嘻嘻!有什么……这里又没有外人!」曼曼一手撑地挪了挪屁股,叉开两腿对着志明,「看啊!看啊!是不是跟姐姐的不一样……」她吃吃地笑着。
  「看……看到了,是……是有点不一样……」志明惶惶地看了一眼春娇,春娇翻了个身又合上了眼皮,在沙发上四仰八叉地爬不起来了,这才大了胆子瞥那短裙下面,粉红的的三角小内裤包裹着鼓鼓的肉团,有几根阴毛都伸到外面来了。
  「看够了没?!」曼曼问了一句,志明赶紧将目光转向沙发的方向,装着去看春娇,「姐姐尝不到高潮的滋味,都是因为你的功夫太烂!」曼曼毫不留情地说。

  「呀!这种事……你怎么能怪在我头上?」志明说这话时明显底气有些不足——曼曼这说的也太直接了!他尴尬地挠着后脑勺:「我也一直在努力的啊!」
  「噢?!都努力了这几个月,也不见一点效果?!」曼曼揶揄道,寸步不让,「你倒是说说……你都是是怎么努力的?锻炼身体?举哑铃?得了吧……」
  「我……我……」志明舌头直打结,通红着脸话都说不利索了,「不是……不是这样的啦!总之,我是真的……真的很努力的啦!」他说。

  「说下去呀!具体是怎样努力的?」曼曼手脚并用地爬过来将志明扑倒在地板上,卡着喉咙拷问道:「瞧你这表情,一定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吧?快跟前辈说说!」

  「放……放手……啊!」志明就快上不来气了,使劲地将她的手指掰开,连连咳嗽着:「我才不要告诉你!」

  「说不说?说不说?」曼曼伸手去挠他的胳肢窝,痒得志明就地翻滚,只得将昨晚的事情抖了出来,「原来如此……也就是说,不能从上下位顺利地转换到后进位,对吗?」曼曼骑在志明的的大腿上说。

  「是啊!是啊!」志明连连点头,「我当时是抽出来再插进去才做到的,而且好像……你姐姐很不喜欢这种姿势,说是像条狗一样难看!」

  「啊哈哈哈……」曼曼大笑起着,从志明身上翻身下来四仰八叉地躺在志明身边说:「每次换姿势都要将肉棒抽出来,女人当然不喜欢啦!转换时一定要让肉棒一直插在肉穴里,一气呵成,上来试试!」她拉了拉志明的手。

  「呃……」志明爬起来,春娇还是以前的姿势,躺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便猴着胆子掰开曼曼的膝盖扑了上去,「这样?」他忐忑地问道。

  「首先!姐姐是这样喂你的对不对?」曼曼扬起两腿来缠在志明的腰上,志明点点头,脑袋里昏昏沉沉的迷糊起来,「请注意看!要从上下体位转换到后背位,分两个过程,先放开一条腿……」她说着松开一条腿,灵活地绕到前面来挡在了两人之间,再用手扳到了侧边,「看见没……这样就变成了侧进式了是不是?」她提示道。

  「是是是!」志明连忙回答,鼓鼓的柔软摩擦着裤裆,痒酥酥地难受,「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点?」他暗自想,却舍不得离开曼曼的身体。

  「然后……」曼曼将胯紧紧地贴着志明的裆部,缓缓地扭转身子单腿跪在地上,另一条腿缓缓地放下来,变成了双腿跪地,「看吧!后进位啦!」她说。
  「咦?!真的呢……」志明惊讶地说,这简直就像变魔术一样,让人难以置信啊!志明一直抵着不愿撤离,眼睛盯着雪白的臀瓣,中间一溜粉红色的布块。
  「你真的看清楚了吗?」曼曼问道,一边翘了翘丰满结实的屁股。

  「啊呀……」志明猛然回过神来,一屁股往地板上墩下去,「嗯……好像明白了一点点!」他回答说。

  「明白了就好,只要掌握了其中的奥妙,姐姐一定会喜欢上这种姿势的……」曼曼说着,扯下短裙下摆来盖住那迷人的疯狂,一转身看见志明裤裆上隆起了老大一个包,呀地怪叫一声捂住了眼睛:「你干嘛勃起来啦!」

  志明低头看了一眼,脸刷地一下滚烫起来,委屈地说:「你把屁股动来动去的,我有什么办法嘛?」

  「什么啊……」沙发那边窸窸窣窣地响,原来是曼曼的尖叫声吵醒了春娇,她正翻过身来揉着惺忪的双眼朝这边看,「你们……说什么大起来了?!」她虚弱地问道。

  曼曼连忙推了志明一把,志明便仰面倒在地上,她自己也往后一倒,扭头冲着姐姐笑笑:「是我……我在说梦话哩!姐夫早睡着啦!」

  「噢……」春娇哼了一声,再没了声息。两人就这样脚对着脚、仰面朝天地一动也不敢动——春娇的眼睛可是朝向这边的哩!

  「这老白干酒劲就是不一般呐!再等一会……等春娇睡着了,我就……」志明紧闭着眼痴痴地想,浑身的骨头像散架了似的酸痛起来,一阵睡意袭来……
            第三十三章o春梦有痕

  半夜时分,不知是谁在嘟嘟囔囔地说梦话,志明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客厅里依然灯火通明。曼曼就在脚边睡着,白花花的一片肚皮露在外面,他爬过去扯下T恤下摆来遮住,心疼地说:「曼曼,小心感冒了哟!」

  「唔……」曼曼哼了一声,一搭手吊住志明的脖颈,呢呢喃喃地嚷:「快点来嘛,人家好痒!」

  「等……等等……」志明惊慌地看了看沙发那边,春娇不知何时又朝里睡着了,「你睁开眼看看,我是姐夫……」他挣扎着低声告诉她。

  「来嘛!来嘛!」曼曼将志明拽倒在地上,扑上去七手八脚地在他胸口上、脸上一阵乱摸,「求求你嘛!快干我……」她闭着眼睛说,显然是宿醉未醒。
  志明慌乱地遮挡着,心想:「这家伙!稀里糊涂的……肯定是把我挡着他的男朋友了!」

  「要嘛!要嘛!」曼曼缩回手来跪在地板上,急切地掀起T恤下摆来。
  「哇喔!我的天……」两坨白花花的奶子在眼前晃荡,志明两眼发亮,将心一横:「真受不了,管它的……先干了再说。」随之将她扑倒,两手捧了奶子,一张嘴在香馥馥的肉团上又啃又咬。

  「啊嗯……嗯……」曼曼低声呻吟起来,在志明的身下像水蛇似的不住地扭动。

  志明含住奶嘴儿这边舔舔,那边咂咂,一股奶酪的香味流入口中。不大一会,小小的奶头硬突突地勃起,淡褐色的乳晕颜色渐渐扩散,愈加显得淡了。

  「啊!姐……姐夫!不……不行啊!」曼曼娇声嗔道,双手搂了志明的头又按又推,搞不清她是要还是不要,「姐姐就在那边,我们不能这样……」她迷迷糊糊地嘟咙着。

  「骚货!你不是想做爱吗?姐夫给你……给你……」志明低声骂到,手像蛇一样溜溜地探到短裙下面,将那条粉红色的小内裤扯了出来。

  两条白生生的腿儿不安地绞扭着,暗褐色的肉团在大腿根忽隐忽现,中间一道水亮亮的口儿,志明咽了一口口水,分开两腿塞进一根指头去。

  「啊呀!」曼曼叫了一声,将自己的指头放到嘴里紧紧地咬着,浑身筛糠似的战栗着。

  志明嘁嘁喳喳地捣弄了一会,满手心的淫水,「跟你姐姐一样,水真多……」他将手指抽出来在曼曼短裙上抹了抹,又将头埋进去舔,咸咸腥腥的味道。
  「呜呜……姐夫好坏!人家痒死了!」曼曼揪着志明的头发可劲儿往上拉。
  「这么急呀!真是……」志明头皮发疼,只得爬到她身上来,匆匆忙忙地抹下裤头来。

  曼曼心急,伸下手来抓住肉棒抵在湿热的穴口上,志明濡几下,闷哼一声耸了进去。

  「啊——」曼曼大张着嘴,哈哈地直吐气儿,「轻些……轻些!姐夫的肉棒好大,人家受不了啦!」她曼声央求道,两条腿儿高高地扬起来锁住了志明的臀。
  「这时候……春娇不会醒来吧?!」志明让肉棒呆在肉穴里,撑起上半身来扭头看向沙发这边,呼呼的鼾声如旧,春娇睡得正香,「必须速战速决!」他打定主意,扑倒在曼曼身上马不停蹄地耸动起来。

  「啊啊……啊……」曼曼放声呻唤开来,慌得志明伸手去捂她的嘴,「姐夫啊!你不能这样,这是强奸啊!」曼曼着了魔似的挣扎起来。

  「闭嘴!你不是说……我没有上你的勇气吗!我现在有啦!」志明按住她的手,像按住两只蝴蝶的翅膀一样,底下兀自抽送不止,一阵踢踢踏踏地乱响。
  曼曼的臀却不听话,一下一下地迎凑上来,「啊啊……姐夫好棒!要不是姐姐……你早就是我的人啦!」她星眼乜斜,气喘吁吁地说。

  「这还差不多!」志明双手拄在地板上,低头看那油亮亮的肉棒在毛从下欢快地进进出出,一边沉声问道:「姐夫也没你想的那么没用!对不对?!」
  「是啊!是啊!你轻点插……」曼曼央求着,小肚子剧烈地起伏着,鼓胀的奶子微微地颤动着,「我再也……再也不敢小瞧姐夫啦!」她说。

  这话志明听着解气,一时兴发如狂,将两条腿卷起来推到胸口上压着,狠狠地、报复似地抽送起来,又深又快,噼啪噼啪地一阵浪响。

  「哇啊……哇啊……」曼曼痛苦地蹙紧了眉头,大声地叫唤着,伸手来抓住志明的屁股往可劲儿地往胯里拉,指甲深深地陷进了肉里。

  屁股上一阵阵生疼,志明牙关紧咬,死命地忍耐着、抽插着……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体力渐渐不支,龟头上一阵阵地发痒,「我恐怕……恐怕要射出来了!」他沙哑地说,觉得这一次干得真久,爬得超过半小时了吧?

  曼曼听了,像只八爪鱼似的紧紧地搂了志明,肉穴死死地抵住肉棒不住地磨蹭,「射吧!射吧!就射在里面,今天是安全期……」她咬着姐夫的耳朵说。
  「曼曼……你真好!」在春娇身上,志明很少享受过这种福利,一时间感激莫名,抽的愈加的狠了,肉棒沉沉地打在稀烂的肉穴里,发出一阵啪嗒啪嗒地狂响声,胯里早稀里糊涂地一团糟了。

  「喔……喔喔……」曼曼一声声闷哼着,一会儿紧闭着牙关格格地忍受着,一会儿又张开嘴心花怒放地嘶喊:「加油!加油!姐夫太棒了……插得我爽啊!爽啊……」

  志明又插了几百下,猛地腰眼一麻,啊呀地大叫一声,双臂失去了支撑的力量,陡然栽倒在曼曼的身上,抖抖索索地射了出来,「真舒服!舒服……」他喃喃地说,滚烫的肉穴实实在在地烫着了他。

  「阿……志明!」半空里突然响起一串吼叫,志明猛地打了个激灵,弹起上半身来四下里张望,却什么也看不清,急得呜呜呜地直叫唤。

  「你这是怎么啦?怎么啦?!」这是春娇的声音,志明好不容易地睁开眼来,春娇那张秀美的脸就在眼前,她一脸的着急,正抓住他的肩头使劲地摇晃。
  「咦呀?」志明大口大口地喘了一会,胸腔里才缓和多了,看看春娇,她身上系着围裙,像是刚从厨房里出来,再看看身下,光光的地板,哪里有什么曼曼?「原来这是……这是……」他自言自语地说,一切都跟真的一样。

  「姐夫没事吧?」曼曼在声音在身后响起,志明扭头一看,曼曼奔进来,同姐姐一起合力将志明从地上驾起来扶到沙发上,「瞧这模样,肯定是做恶梦了,喝杯水就没事啦!」曼曼递了杯水过来。

  「啊!是梦……」志明接过水杯,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曼曼,曼曼的衣服穿得整整齐齐的,一点看不出凌乱的迹象,「原来这是一场梦啊!」他遗憾万分地想。
  春娇斜眼瞅着志明的裤裆,摇着头对曼曼说:「我看……不像是恶梦!」
  春娇的眼光冷冷的,志明顺着那眼光往下看,那冷冷的目光直凉到裤裆里,裤裆上赫然鼓着老大一个包,便啊地一声怪叫扔掉水杯,从沙发上弹跳起来,一溜烟地跑到洗手间里去了。

  「真是见鬼了!竟然……梦遗了!」志明咕咙着,咣的一声撞上门,忙不迭将抹下裤子来,内裤上浓浓白白地好大一片滩涂,还射得真不少呢!

  内裤湿穿不成了,志明便脱下来捻着一团扔到了洗澡盆里,单单穿条裤子灰溜溜地出来了。

  客厅里,曼曼两手抱着脑袋,痛苦的回想着:「昨天晚上的事?到底是什么……我一点也记不起来了!」

  「唉……你可丢死人啦!」春娇叹了口气,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想不起来就别想啦!全都忘记了最好……」她摆了摆手手说。

  志明走近去,谁也没注意到他,「你们在说什么呀?什么忘记了最好?!」他插了一句。

  姐妹俩登时住了口,面面相觑地你看我,我看你,足足有十多秒的时间,才红着脸望了望志明,摇晃着脑袋异口同声地说:「没……没说什么?」

  「呵呵!……我还以为你们再说我坏话哩!」志明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昨晚上的地板真硬,浑身酸痛难忍,裤裆里空空荡荡地很是怪异,便溜到房间里去换内裤去了。

  「阿嚏!阿嚏……」他听见客厅里传来几声咳嗽,是曼曼在笑嘻嘻说:「姐姐!真是对不起啦,昨晚上……打搅你们的好事了!」

  「你呀!都感冒了还开玩笑,真是活该!」春娇像被传染了似的,也阿嚏阿嚏地打了一串喷嚏。

  「那……我就走啦!」曼曼说道,紧接着,志明听见打开门的声音,曼曼的声音已经到了门外,「再见啦!姐姐!」她客气地说。

  「再见!」春娇踢踢踏踏地追出去,「喂喂喂!记得及时吃药!有空就来……」

  「好啦!好啦!我会的……」曼曼的声音越来越远,终于听不到了。

  志明换好内裤回到客厅里时,春娇刚从门外进来,一关上门就狠狠地挖了他一眼:「你呀!真是丢死人啦!一大早的就做春梦,曼曼都看见了!」

  「这……这……」志明无奈地摊着双手,委屈地说:「我能有什么办法嘛!我又不能控制!」

  「才一晚上没做,你就忍不得?!」春娇突然撒开腿直冲过来,拧着他的耳朵问:「快说,梦见的是谁?还鼓那么大一个包,把你美死了吧?」

  「没啦!没啦!」志明哎哟哎哟地叫唤着,连声告饶:「你先放手,我再和你说梦见谁来?」

  春娇冷哼一声松开了手,「想好了再说!你说谎我可是看得出来的……」她催促道。

  「拧得这么狠,真疼……」志明咕咙着,揉着发烫的耳朵惶惶地看了她一眼,「除了梦见你,我还敢梦见谁嘛?!」说这话的时候他不敢正眼去看春娇。
  「骗子!看着我的眼睛……」春娇不相信,志明便打起勇气,鼓着两眼盯着她看,「老实说,昨天……你就没看见点什么?或者做过什么?」她问道。
  「昨天什么时候?」志明愣了一下,「昨天我上班呀!下班的时候,在路上遇见曼曼喝醉了酒,我担心她遇见坏人,就同她一道回来……」

  「嗯!看来,你还是记得的清楚的嘛!」春娇点了点头,冷冷地笑了笑,「可我问你的不是这个,我问的是回到家之后发生过什么,你还记得吗?」
  「回到家之后……」志明沉吟着,猛然明白了春娇要问的是什么了,便装作苦苦思索的模样,「对了,喝酒……回家之后我们喝了酒,对吧?」他本来想不想提这一茬的,可是客厅里那一桌子狼藉容不得他说谎。

  「对!曼曼要喝酒,我们就陪着她喝,喝完之后呢?」春娇追问道。

  「喝完之后……」志明痛苦地挠着脑袋,似乎要从那头皮上抓下一些蛛丝马迹来,「噢……对了,我们喝的老白干可厉害啦!全都醉了!」

  「嗯!是全都醉了,我也醉了!」春娇满意地点点头,紧接着又问:「醉了之后呢?还有吗?」

  「醉了……都动不得了嘛!」志明懊恼地说,他可不能将那粉红色的小内裤给抖出来,「全睡在地板上,灯也没有关,一直到早上!」为了提高可信度,他补充说。

  「就这些吗?!」春娇歪着脸说,一脸的狐疑,「其他的……都记不起来啦?」
  「记不得啦!」志明赶紧摇摇头,「醉成那个样子!难道你能记得?!」他反问道。

  「我哪里记得?!」春娇涨红了脸,「倒在沙发上就睡!只觉胸腔里热得要命,要是你半夜里干了坏事,我恐怕也不知道的呢!」她开玩笑地说。

  「我哪有这个胆子啊!」志明赶紧讨好她,「除非你爬到我身上来,要不我不敢的。」

  「死样!一晚上就想着那事,怪不得要做春梦哩!」春娇嗔道,抬头看看墙壁上的挂钟,「你上班要迟到啦!还不赶快去洗漱……」她催促道。

  志明好不容易脱了身,连滚带爬地跑了洗手间匆匆地洗漱完毕,临出门的时候叮咛道:「记得把我的内裤也洗了哦!」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