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三部)(34)作者:林笑天-都市言情 
首页  »  都市言情  »  [风雨情缘](第三部)(34)作者:林笑天
[风雨情缘](第三部)(34)作者:林笑天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轮官网:www.19AV.vip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5292


  第三十四章:北海隐窟

  议事堂周围的阵法全数启动,更有数百名人妖两族金丹期以上修者守卫,将这处所在看护得严严实实。如非经过南宫紫霞特许,任何人不得出入。

  这等阵仗让林风雨心中有了底。步入议事堂,见秦冰,宁楠,秦薇,柳若鱼都在。王天翔穿着宽大的袖袍默坐在南宫紫霞身旁,原本飘飘然神仙之姿消失不见,蕴含神光的双目也极是黯淡。

  林风雨扫视一圈,果然坏人还是由我来做。向王天翔道:「王洞主别来无恙?」
  王天翔神色哀伤道:「命还没丢。只是遗憾剑河老弟陨落。」

  林风雨面无表情道:「当日魔宗来犯,大哥拼尽全力以身护庄。只不知王洞主到何处去了?大哥的求助难道王洞主未曾收到吗?」对於南宫剑河身死道消,林风雨除了痛恨西华魔宗之外,对王天翔也大为不满。作为朋友守望相助是必然,你们两人兄弟相称,想来南宫剑河平时没少给好处。即使纯粹的君子之交道义朋友,蓝剑山庄面临大事就躲得没影没行,说不过去吧?

  王天翔自知此次前来颇为尴尬,也不以为杵平静道:「没有收到!无可奈何,剑河老弟这事只能说得来不巧,你们怪我也无可厚非。王某只恨阴差阳错!」
  林风雨越想越火大,若不是王天翔隐居世外从不参与修真界诸事,忍不住都要将天盟内奸怀疑到他头上,脾气上来阴阳怪气道:「你在哪里谁能说得准?西华魔头天天带着面具,谁知道面具之下又是怎生一番尊容?」这顶帽子扣的有点大,说起来倒也不是完全无理取闹。

  王天翔双眉一皱豁然起身,右手解开宽大的衣袍,令在座众人都吃了一惊。只见衣袍下的身体右边完好,左边却似被抽乾了精血只剩皮包骨头,尤其是左臂细如树枝难见其形。

  南宫紫霞惊道:「王伯伯这是发生了什么?」

  秦薇修为不高,对这些东西却极有研究,瞪视了一番道:「这是被血祭法阵抽去了精血么?」

  王天翔淡然道:「我只是一名散修,意外发现梨花洞灵气浓郁,便在那里立下洞府。林贤弟大婚之后我返回梨花洞不过十日,忽觉洞下灵气喷薄而出,此事大异寻常不得不一探究竟。三年下来在北海深处一片太古云母所在,发现一处洞穴。按捺不住便深入其间反遭阵法所困,直至一月前方才脱困而出。」扫视一圈后又盯着林风雨道:「当王某是什么?若非神州大难临头,王某又怎会特地前来蓝剑山庄,管这摊子烦人的俗事?」

  这话说得林风雨略带尴尬。说到阵法一屋子人大都插不上嘴,只得目视秦薇。
  秦薇想了想道:「王洞主见谅,并非信不过您。只是小女子对这件事情很是好奇。听闻王洞主卜算与阵法之道天下无双,是什么神奇的阵法能将您困住数十年之久?」

  王天翔抬手挥洒在空中绘出一片阵法图形,他小心翼翼,灵气线条中留下多出断点,显是不敢讲阵法绘制完全道:「困住王某的大阵太过繁複倒也没什么大不了,数十年下来已是大致明瞭,王某既能出来自是还能进去。只是整个大阵核心非此莫属,薇仙子可认得此阵?」

  莫说秦薇认不认得,林风雨都认得!他和柳若鱼对视一眼惊道:「皇天雷殿!」这处阵法与两人闯入皇天宫时所见只有极微小的差别,毫无疑问俱是血祭阵法。
  王天翔奇道:「何意?」

  柳若鱼便将昔日在皇天雷殿所见所闻详细说了一遍。王天翔闭目沉思良久,歎息一声道:「如此说来,神州真是大难临头了。」

  南宫紫霞望了望王天翔乾瘪的半边身体欲言又止,王天翔道:「紫丫头是不是想让伯伯施展卜算之术?」

  南宫紫霞坦然道:「确有此意!只是伯伯的身体……」

  王天翔摆手道:「这事先不忙,伤好之后自当如此。紫儿还请先准备些材料。另有一事,我记得皇天雷殿曾於北海上空出现过一次,三江之上又是一次,其余五次又是何时何地?」

  皇天雷殿出现於北海,如今又被王天翔发现血祭阵法,这二者之间绝非偶然,很显然早已有人布下这张棋局。南宫紫霞骤然觉得毛骨悚然道:「我立刻吩咐人去查一查!」

  诸般事宜的准备均非一日之功,秦冰便於听风观雨阁准备晚宴邀请王天翔前来。一来林风雨之前毕竟冤枉了人,二来除了大事之外,也有许多疑问需向梨花洞主请教。

  时辰差不多,林风雨亲自去客舍迎接。

  行至半途正巧撞见岳翎,自魔岛天盟之后还是初次见面。两人并不熟识,问好之后便匆匆离去。如今岳翎也加入了蓝剑山庄,在百剑堂许玲儿麾下负责些闲散职务。

  转过身来林风雨双目微瞇,念及南宫紫霞曾对他说过的话:「我怀疑岳翎有问题……证据?理由?呵呵,不需要!我怀疑就够了!不管从前关系有多好,她要伤害我家人,我绝对不会轻饶……不觉得从她回来以后便接连发生大事很奇异么?易宗主忽然心魔大炽没有蹊跷么?你的天命之子身份举世皆知,都是巧合?……她不可能传你是天命之子没错,但是邱五行的名字可是她证实的,很多时候并不需要直接这么做的……五方大师?他当然也有问题,谷元盟主可是日夜盯着他呢……易宗主当日心魔袭扰只有天魔宗大管家在场,可惜屍骨无存,我已和落落联络过,她暗地里在查,只是这么些年还没有头绪……岳翎还能活着的唯一原因只是我还觉得她还有利用价值……」

  岳翎嘴角亦含着一丝淡淡的笑容想到:这样都能活下来?嗯,夫君在你身上失算多少次了呢?夫君说既然你活了下来,那么必然有蛛丝马迹泄露,我的身份迟早要暴露。呵呵,我的命在他们眼里又算的了什么呢?倒是你如此命硬,或许我可以这么做吧!

  林风雨见了王天翔呐呐的不好意思,还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与南宫剑河结为至交好友自然都有着相同豪爽大气的性格。

  王天翔拍拍林风雨肩膀道:「成了天命之子,脾气架子也大了!」

  林风雨挠挠头苦笑道:「什么天命之子,十足十的灾星临凡!」

  王天翔道:「这话莫要乱说,绝不可再行提起!走罢,知道你们有许多问题想问,慢慢说。」他半边身子精血被抽乾行走不便,得了南宫紫霞特许在蓝剑山庄内飞行。林风雨见他一名元婴巅峰高手,连日常的飞行都有些晃晃悠悠,这伤势实在有些重了。

  来到听风观雨阁,林家诸女包括柳若鱼都立於门口恭候,表现出十足的敬意!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秦冰亲手整治的菜餚颇具风味,让向来独居的王天翔讚不绝口。

  王天翔主动挑起话题,向林风雨与柳若鱼道:「听说林贤弟在天魔宗遇见了明麟逆子,是怎生一个情况?弟妹还请莫怪。」这话题蓝剑山庄几乎从不被提起,实在有点犯忌讳。

  柳若鱼与林风雨的关系经一家人商议之后都决定还是暂不公开为好。林风雨的为人自然大家都信得过,可难免众口铄金,南宫紫霞与柳若鱼一同嫁给林风雨,很容易被人嚼舌根子,说蓝剑山庄已是阴阳门附庸。美妇被这一句弟妹叫的脸颊发烧,定了定心神道:「事情既已发生避着小妹也无用。他一定要死!」

  王天翔见微知着,眼角余光微扫了林风雨一眼,听他说道:「当日的情况非常怪异。照说南宫明麟已是神州修者公敌只能躲藏起来,可他准确地预知当日即将发生大事,提早潜伏。还有一点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他曾言道有预知未来之能,辩解道害死大哥都是无奈之举,只因他不同意庄主之位落在紫儿手中,预言我将给神州与蓝剑山庄带来大难。当时满腔怒火觉得是一派胡言,现在细细想来,他并非如此莽撞无脑之人,当是有他的理由。王大哥精通卜算之术,正要请教此事。」

  这番话诸女都听易落落说过,林风雨心中疑惑也正是她们的,一同望向王天翔。

  王天翔闭目皱眉思量许久,向林风雨与柳若鱼问道:「你们在皇天雷殿里可有什么发现?」

  两人对视一眼,涉及仙界的事情家中想来不敢多提,谁知道那些修为高到神州修者无法想像的仙人感应能力强到何等地步?林风雨小心翼翼指了指天空道:「内里诸多阵法,还有那些灵傀儡,我们都觉得除非那里的人,神州无人有此大手笔!」

  王天翔点了点头,换个话题道:「明麟所说预知未来之能恐怕确有其事。卜算之术绝非信口开河。我们知道人生在世皆受因果制约,这一点无论是道家,佛家,甚至是魔修妖修均无可躲避。卜算之术正是通过计算因果,达到预测的目的。而有些天赋异禀者甚至不须施展卜算之术,能够通过身体感应的契机,预视未来发生的事情!明麟五阳麒麟体,在梦中预见未来并非无稽之谈。」

  林风雨闻言道:「这么说他确实看到了什么可怖的事情,才下定决心逞凶弑父,认为以他一人之力统领蓝剑山庄渡过难关?」

  王天翔道:「恐怕……未必。」

  众人都有些疑惑,柳若鱼歎了口气道:「这话还是我来说吧。明礼作为家中长子原本应是庄主继承人,不过他夫君好的没学到,缺点倒是学了个十足十,风流好色任性而为,又偏偏自视甚高,无论修为心胸还是智计,实非庄主人选。此后明麟出生,他谦逊好学天资又高,我和剑河便属意他做庄主继承人。不想家中万幸又添了个紫儿,锺蓝剑山庄之灵秀。若是神州无大事,明麟必为庄主之选,稳紮稳打徐图进取他是不二人选。可正值西华魔宗复出危害四方,剑河便改了主意。明麟与紫儿优点大多相似,不过有一点紫儿比起明麟要出色得多。」说到这里心中黯然,一时说不下去。

  秦冰接话道:「小妹在山庄多时,发现明麟这人有些……缺乏勇猛精进必胜之心……」

  柳若鱼调整了下情绪道:「正是如此。我与剑河看着他长大,对他的缺点自是明瞭於心。我们都不知他具备预见未来之能,只是觉得他精於算计,许多时候在蓝剑山庄对面弱势之敌时,他都表现得极好,总能以最微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利益。可是一旦面对强敌,他便畏首畏尾缺乏殊死一搏的勇气。」

  王天翔完好的右手捋着鬍鬚道:「有得必有失。卜算之术最大的负面效应正在於此,须知预知未来……便没有未来!」

  林风雨心有所感,卜算的确是一柄双刃剑,每件事情预知了吉凶并非是好事。若是大吉自然不说,可结果若是大凶呢?难道便不去做了吗?像魔界进犯这种事情,难道不做能躲得过去?或者正是南宫明麟具备了这种能力,反而让他做事畏首畏尾,考虑太多。相比之下南宫紫霞在这一点上巾帼不让鬚眉,比他强的太多了。

  柳若鱼道:「王大哥这么一说,我大概能明白明麟为何这么做。或许他预见了未来的某一件事,让他觉得蓝剑山庄硬拚必然有灭门之忧。剑河也好,紫儿也好,小……风也好,性子里都是刚硬的,这在明麟看来或许是不智之举,也就是他所说的,在紫儿手里山庄或有灭亡之祸。那么当日魔头大军压境,明礼反水重创剑河,他便觉得照此下去事不可为,应是临时起意,要杀了剑河,借助魔头之手夺得庄主之位。反正西华魔宗拉拢的明礼已死,换他明麟来坐傀儡庄主之位也是理所当然。此次为了夺天命送了性命,恐怕也是见小风重伤在身十拿九稳,否则躲了那么久不会贸然现身。」

  宁楠皱眉道:「这么说来,此人不是故意要这么做。他的出发点还是认为只有他才能保存山庄,所以必须把大权控制在自己手里。而无论剑河大哥,紫儿姐姐还是林大哥都必定会与他意见相左,所以必须除去是么?作恶失败之后,又想夺天命,还是为了保住蓝剑山庄?这叫什么鬼道理?」

  小魔女平时对林风雨最凶,但其实疼爱到了骨子里,一切对林风雨不利或是伤害的行为都被视为「罪大恶极」。南宫明麟妄想夺天命,此刻看情形大家对他出发点恐怕是好的达成了共识,顿时大为不满。

  秦冰无奈地摇头笑道:「知道你会不高兴,不过事实恐怕是这样子。这些事情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当务之急是要弄明白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他恐惧如斯。」
  说到这个众人复又默然,良久后王天翔才悠悠说道:「或许与天命之子出现有关。」

  见众人都将目光移向他,王天翔又道:「据我推测,神州之难绝非仅仅是魔界进犯这么简单。魔界虽强,与神州不过是同等的界域,想要彻底吞并神州根本是癡心妄想。而天命之子非神州世界之神感受到足以毁灭神州的危机不可出现。一个魔界,不足以催生天命之子!」

  说到了自己身上,林风雨满腹疑团道:「王大哥,这天命之子到底怎么回事?紫儿也老是瞒着我。」

  王天翔正色道:「正要说你!天命之子秉承世界之神意志而生,如今可以确信落在贤弟身上。此事非同小可,之前的妄言再不可胡说八道。」

  林风雨感到他的郑重,忙敛容道:「谨遵王大哥之言。」

  王天翔道:「有苏不言等人妄想夺天命。呵呵,当真是癡人说梦。」

  林风雨道:「有苏不言当日言之凿凿,说他只需抽取我的神魂理清脉络,夺之不难。」

  王天翔嗤笑一声道:「大言不惭!天命之子应世界之神意志选中,绝不是单看某一点。我们这么来说,紫儿,若是蓝剑山庄面临生死关头,须将庄里的资源全数向一人倾斜全力培养,方能渡过危机。你选出来的人会因为被人杀了,便选择那个杀他的人吗?」

  南宫紫霞道:「那当然不可能。此人必然是综合了各方面考虑才甄选而出。每个人都有独立的性格,岂是轻易能替代的?」

  王天翔道:「正是如此。世界之神选定的天命之子也是综合了各方面的考量,必然独一无二,也最适合面对此次危机。若按有苏不言的说法,杀了林风雨再去学习他的处事方式,便能被世界之神选中?笑话!」

  这么一说大家都明白了,林风雨歎息道:「人心难测,人心难测。」

  王天翔开解道:「世界之神岂是泛泛?既然选定了林贤弟,若是这点难关都过不去,又怎生去面对连世界之神都感到恐惧的危机?倒也不必担忧。」

  秦冰又问道:「按王大哥推测,此次神州危机究竟和什么有关系呢?」
  王天翔道:「我心中有些猜测却不能确定,贸然说出来恐怕会造成误导。只有等我伤好之后,做足准备再往北海隐窟探究方能有些把握。不知林贤弟与秦薇仙子可有兴趣同往一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