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15)作者:QM1255-淫荡人妻 
首页  »  淫荡人妻  »  [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15)作者:QM1255
[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15)作者:QM1255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轮官网:www.44es.com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5289


      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十五)元旦联欢

      我们就这样,在自习室睡了一晚。

      而忙碌多日的我们也是十分疲倦,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早上10点.

      一阵阵电话铃声在耳边不识趣地响起,秦语懒洋洋地爬起来,接了电话。
      电话那头,是梓娜的声音。不知为何,她的声音大到我都听得清清楚楚。
      「我的语姐啊,干嘛呢,不接电话?死啦?」

      「说什么呢——」

      秦语伸了个懒腰,胸前傲人的双峰挺了挺,光是看着,我又忍不住地硬了。
      「刚醒。」

      「我去,你昨晚和钱哥不会玩了一夜吧!」

      梓娜格外强调了「玩」字。

      「能别扯那没用的吗?」秦语怒道。

      「有事说事,不说挂了啊!」

      「嗐,都给你搞忘了,」梓娜答道。

      「你快到教学楼来,你们考试结果出来了!」

      秦语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

      「快,告诉我,怎么样?」

      「你来了不就知道了?」

      「你别卖关子啊,说!」

      「哎呀,电话里说不清楚,你快点过来吧!」

      说着,梓娜不明不白地挂掉了电话。

      秦语从旁边抓起衣服,三下五除二就穿好了,飞也似的冲出门外,留下惊诧的我。

      我也赶忙披上衣服,追了过去。

      我一口气追着秦语跑到了教学楼。

      在通知栏,人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我跟着秦语,往人群里挤.

      秦语一进来,人群似乎安静了很多。

      我疯狂地找寻秦语的名字。

      而在第一排第一个,「秦语」的名字赫然在列。

      秦语也在同时间找到了自己的名字,不由得开心地惊叫了一声,然后兴奋地在我的侧脸上留下一记香吻。

      「亲爱的,太好了,我成功了!」

      我欢喜地看着秦语,一时说不出话来。

      秦语比我冷静许多,拉着我又走出了人群。

      这个时候,电话又响了。

      这次是欧阳奕打来的。

      人声嘈杂,我没听清她们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

      但从秦语脸上的神情,我读出了那份喜悦。

      不过,我的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

      秦语考得第一,意味着从2月底,一直到6月中旬,她都将在异国他乡度过。

      是否适应那里的生活,是否适应那里的环境,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都让我头皮发麻。

      不过,……不过,这些问题都不是现在急着考虑的。

      接下来的半个月,我陪着秦语跑了各种地方。

      办护照,办签证,参加英语培训班……生活再次变得忙碌、充实。

      很快,12月的脚步也即将远去。

      新的一年就在眼前。

      Z大一年一度的全校元旦联欢会即将拉开大幕。

      按照学校要求,文艺类社团是构成晚会节目的生力军。

      两个系共同出一个节目。

      上午是学校联欢,下午是院系的联欢.

      我们系自然不用担心,欧阳奕这个文艺积极分子早就报了节目。

      据她本人透露,是一段独舞,不过具体内容却无可奉告。

      秦语出国的手续已经办的差不多了,学校掏钱,我们也不用担心太多。
      12月31号,我们赶了个大早,但仍然是去晚了一步。

      大礼堂外,人头攒动。

      入场从原先的自由入场,突然变成了限数购票制。

      正当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刘克和阿鸿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

      「两位,是不是没有票啊?我这有低价票啊!」

      刘克学着黄牛的口气。

      秦语一个巴掌拍在刘克头上:「把票交出来,老娘饶你不死!」

      阿鸿这时候像是变魔术一样掏出两张票。

      秦语一把夺过,说道:「这还差不多,谢谢啦!」

      刘克还是改不了那副德行:「哪里哪里,这都是小的们孝敬您和您爱妃的…

      …」

      秦语听了,也大笑几声,道:「嗯,朕很是欣慰。钱妃,我们走!」
      说着,右手自然地搭在我的肩膀上,一起走向了会场。

      后面两个自然少不了嘲笑我们一番。

      「说了这么半天,梓娜呢?」

      我后知后觉.

      「哦,他陪欧阳换衣服去了,」

      刘克回答道。

      「知道吗?今天欧阳的节目可是第一个呢!」

      阿鸿插了一句。

      「你看你小子那样,也不知道欧阳天天给你喂的什么东西?」

      秦语打断了阿鸿。

      「得得得,不说了不说了!」

      我赶忙打圆场。

      「小钱子,咱家不和他一般见识. 」

      我这回从「爱妃」又变成了「太监」。

      「嗻。」我捏着鼻子说道。

      玩笑归玩笑。我们快速进入场内,只有中间偏后面的座位了。我们也就将就着坐了下来。

      我们并没有等待多长时间,晚会就开始了。

      这个时候,一个男生伴着音乐走上了舞台。

      「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各位同学,Z大一年一度的元旦联欢现在开始!」
      掌声雷动。

      「靠,这么远,怎么看啊?」秦语抱怨道。

      刘克狡黠地笑了一下,变魔术般的从包里掏出几个望远镜.

      秦语取了一个。

      我和阿鸿刚想拿,刘克却侧过身子一挡。

      「想拿?不好意思,只给美女!」

      「恶,别装了行不?」

      刘克当然躲不过我和阿鸿的肉体攻击,秦语也在一旁「咯咯」地笑着。
      「下面有请医学系的欧阳奕同学带来舞蹈!大家欢迎。」

      主持人的声音响起。

      全场听到「欧阳奕」这三个字,瞬间沸腾了。

      阿鸿好像在对我们说些什么,可是他的声音被这声浪湮没.

      音乐响起,会场渐渐安静下来。

      音乐舒缓地流淌着,我和秦语小时候在一起学过小提琴,所以对古典音乐也算是初步瞭解。那是巴赫的作品。

      欧阳奕飘入场内。

      今天的她穿了一袭黑色拖地长裙。

      伴着音乐,欧阳翩翩起舞,辗转腾挪,跳跃翻转,一切都是那么和谐.
      不过,我很快就发现了问题.

      欧阳奕的舞蹈中,有很多踢腿和弯腰动作。

      而每次做这些动作时,欧阳似乎都故意面对观众,露出那若隐若现的内衣。
      前排已经有些骚动了。

      突然,音乐节奏突变,一阵快节奏的现代音乐振动着我们的耳膜。

      欧阳奕转过身去,扭动起她那婀娜的腰肢。

      而当她再转过身时,那件黑色的舞衣前面敞开着。

      这时我们才发现,欧阳奕里面只穿了一条布条一样的内裤,而胸前除了一道深深的乳沟和一点酥肉外,空荡荡一片。

      会场里,尤其是男生,兴奋地叫着、吹着口哨。

      见识过欧阳奕风情的我们,也没有料到她会如此大胆。

      不过阿鸿却是一副淡定的表情。

      欧阳奕似乎对观众们的表现非常满意,故意做了一个非常夸张的弯腰动作。
      我估计,前排的幸运儿已经把欧阳奕波涛汹涌的美景尽收眼底了。

      正当人声鼎沸、全场气氛达到高潮的时候。

      音乐又恢复了舒缓的节奏,欧阳奕从容地穿好衣服,踏着节奏悠然离场。
      留下满场的掌声。

      有了欧阳奕的「铺垫」,后面的节目就显得暗淡无光了。

      我藉口尿急,出了礼堂,深呼吸。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秦语跟在我后面,也走出了会场。

      「里面太闷了,透透气。」我面朝前方,说道。

      「节目也没啥意思。」秦语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我从她的语气中读出,她应该有什么事情想告诉我。

      「语姐,心里有事?」我试探地问道。

      「嗯……」

      「说呗,咱俩谁跟谁啊?」

      「这个……欧阳她……不是……和你……」

      秦语结结巴巴地说道。

      我第一次见她这么紧张。

      「说下去。」

      「那个……阿鸿……平常……关系……也不错……不能光佔人家便宜……所以我想……和他……」

      虽然秦语说得断断续续,但我也明白她的意思。

      我心里并没有恼怒,反而有些惊喜。

      除去之前红杏出墙的意外,这是秦语第一次主动和我「申请」要去和别的男生做爱。

      不过,一个邪恶的想法此时从我的心里生出。

      「嗯……」我装作犹豫了一会。

      「可以啊!什么时间?」

      「你答应了?」秦语惊讶地看着我。

      「干嘛不答应呢?我都是你的人了,你想让我戴什么帽子我就想戴什么!」
      秦语抿抿嘴,说道:「讨厌啦……今天下午……可以吗?」

      「今天下午?」我有些失望地道。

      「我们系里的联欢,我要帮忙啊。」

      「好吧,那改天吧。」

      「别啊,反正最近忙,也忘了那事。你找刘克呗,让他陪你去。」

      「可是……可是……没有你……我不敢……我怕你不放心……」

      听到这话,我心里感动得想流泪.

      不过,我还得装出一幅喜怒不形於色的样子。

      「没事,别压着自己,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你要是觉得不尽兴,晚上我们再……」

      「别说了老公,」秦语打断了我。

      「老公你真好。」

      「可是,你怎么把他们约出来呢?」

      「放心吧,我自有妙招!」秦语笑道。

      「你那边结束了,就过来好不?我在自习室等你!」

      「行,没问题!」……………………

      眼看到了中午,我和秦语简单地吃了饭就告别了。其实,我下午根本没有事。

      我吃完饭,就马不停蹄地赶往自习室。还好,没有人。

      我精心佈置了一番,把原先堆在墙边的两个大柜子,移到墙角,成90°放置着。中间开个缝. 这样,人在里面可以看到外面的一切。

      我又微调了一下位置,使得视野可以遍佈整个房间.

      没错,我这次换了种玩法,我要偷窥自己的女朋友,和别的男人做爱,还是和最好的哥们。

      我也不知道我这么做是出於什么目的。

      测试秦语?考验秦语?看看秦语的庐山真面目?或许都有,也不完全是。
      我从里面锁好门,藏在我精心设计的「观察点」里,静心等待下午的好戏。
      门被打开了,这时刚过两点.

      秦语先走了进来,看上去,她并没有过多的打扮自己,普通的装束同上午无异。

      不过,跟着进来的是一男一女,阿鸿和欧阳。

      看到欧阳,我心里不由得一惊.

      她不会告诉秦语我下午其实根本没事吧?「欧阳,你上午的舞跳得真不错!」秦语寒暄道。

      「那是,这要是在国外,我早就把那碍事的裙子脱掉了。」

      还好,欧阳好像还不知情。

      「他妈的,老子那个时候就应该冲上去肏死你这个贱货!」

      今天的阿鸿看起来有些异常。

      欧阳拽了拽秦语,秦语跟着她,走到了角落处。正好在我的面前。

      「欧阳,我……你会不会……」秦语为难地说.

      「不会不会,语啊,别想太多了!」

      看来,欧阳奕已然知道了秦语要做什么.

      「我已经给他下了药,待会你可得注点意啊!阿鸿可是很生猛的呢!」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阿鸿了。

      他的鸡巴我们也见过,没有我和刘克的长,但也有16公分。

      不过,他那傢伙却异常的粗,足有我和刘克的一个半那么粗,想那欧阳奕平日里也是被他肏得嗷嗷叫吧。

      这么一个阳物马上就要放到我女朋友的身体里去,他的主人还服下了催情药。

      想到这,我心中竟然闪过一丝兴奋.

      「那个,欧阳,看到钱明,能不能告诉他一声?」

      秦语这个时候脱去了外套。

      在这个就要被人肏的时刻,还能想到我,我心里一阵感动。

      欧阳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走了。

      令我没想到的是,外表强悍精干的秦语在性爱的方面是这么的单纯。
      她做这些,不能说完全是为了我,但至少有一点可以确认,她是爱我的,她也希望让别的人能享受到这样的美。

      所以她没有叫上刘克,所以她告诉了欧阳奕。

      秦语虽然开放,但骨子里还是有中国式的家庭观念。

      这也正是我爱她的一点,阿鸿的药效已经渐渐上来了,秦语用无比魅惑的眼神看着阿鸿,轻咬着嘴唇。

      要是在平常,我早就把持不住了。

      她伸出玉手,轻轻一勾。

      阿鸿乖乖地走了过来。

      他的裤裆已经鼓出来一大块了。

      「讨厌,」

      一听到她的语气,我知道,秦语的淫荡开关已经打开了。

      「那里憋得好难受吧……」

      阿鸿傻傻地点了点头.

      「不早说……」

      秦语蹲下身子,跪在地上,解开了阿鸿的拉链。

      阿鸿那已经涨得不行的鸡巴跳了出来。

      秦语抚摸了一下。

      「第一次见呢,好可爱啊……」

      秦语喃喃自语道。

      没想到,不知是否因为太久没有做爱,秦语淫荡起来还真是不分对象。
      这让我既兴奋,又有些失落。

      阿鸿这个时候也有些不那么冷静了,见到秦语已经把脸凑到自己阳具旁边,便忍不住想往她嘴里塞。

      只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试了几次,都被秦语躲开了。

      「阿鸿,着什么急吗?今天,语姐,就是给你肏的。」

      这话一出口,在一旁窥视的我都感觉到荷尔蒙飙升,更不用提阿鸿了。
      只见秦语缓启朱唇,嘬住了阿鸿已经紫红的龟头.

      不用说,她那顽皮的舌头一定在阿鸿龟头上的所有角落随意游走着。
      阿鸿的脸涨得通红,喉咙中不断发出快意的低吼。

      秦语并没有「恋战」。

      在娴熟地脱下自己的上装和裤子后,坐在了面对着我的一张桌子上。
      现在,秦语身上只剩下一件透明到几乎不存在的白衬衫了。

      不过,我能看出来,秦语那件白衬衫下面,是真空的。

      小穴暴露在空气中,正对着我,我清晰地看到它正在源源不断地分泌爱液。
      阿鸿此时已经迫不及待了,一个箭步窜上去,把秦语一把饱了起来。
      秦语顺势把腿夹住阿鸿的腰。

      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阿鸿的阳具已经顶到了洞口。

      一步之遥,我就可以亲眼目睹自己的女朋友被其他男人插入。

      虽然不是第一次,但这一次尤其让我兴奋.

      可能抱着秦语这样一个1米7的大个子女生确实有些累,阿鸿这个状态并没有保持多久。

      秦语也很贴心,嘱咐阿鸿坐在了椅子上。

      这样一来,两个人侧对着我,角度更好了。

      秦语跨坐在阿鸿身上,把那根高耸入云的肉棒对准自己的私处,一下子坐了下去。

      「啊——」两个人同时发出了呻吟。

      在一旁观战的我,此时此刻,内心也是激荡不已。

      阿鸿托住秦语精緻的臀部,先摸了摸,然后抱住,让秦语一上一下的移动着。

      此刻,药效完全释放,对於阿鸿,此时毫无技巧、节奏,可言,一上来就是最快速的抽插。

      而秦语对这种暴力的性爱反应最大,还不到三分钟,秦语就迎来了第一次高潮。

      而我,这个时候也有些压抑不住了,乾脆把裤子也脱下来。

      高潮后的秦语伏在阿鸿身上,不过阿鸿却没有丝毫怜香惜玉。

      他仍按照刚才的节奏和频率抽插着。

      秦语紧紧搂住他,紧咬着嘴唇。

      午后的阳光潵进房间,映在秦语潮红的脸上,美极了。

      阿鸿此时放慢了抽插的速度,加之更多的爱抚与亲吻。

      他的舌头掠过秦语的头、眉间、鼻子、嘴唇,最后停留在她的脖子附近。
      阿鸿也更进一步,耳后也被他征服。

      不过,我却感到一丝异样。

      在阿鸿亲吻秦语耳垂的时候,秦语的反应异常激烈。

      原来,我一直以为,秦语全身都是敏感带。

      没想到,耳垂就是秦语的阿碦锍斯之踵,是她最薄弱的地方,之一。
      而后秦语的反应也验证了我的想法。

      当阿鸿第二次亲吻秦语耳垂的时候,秦语竟然直接被送上了高潮。

      第二次高潮过后,阿鸿显然耐不住性子了,把抽插频率再次提到最快。
      在秦语第三次高潮到来之际,阿鸿将他浓稠的精液送入秦语身体最深处。
      「嗯——」

      在柜子后面偷窥多时的我,此刻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欲火。

      精液竟然自己喷射出来,我也没控制住,闷哼了一声。

      空气瞬间凝固了。

      「有人!」秦语看向我的方向。

      我听到了我的心跳。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